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 正文

惠比寿麝香葡萄的,右边那个是柚木提娜吗? 张钧甯演技

2022-01-25 03:40:41 24935 科学
张钧甯演技

惠比寿麝香葡萄的,右边那个是柚木提娜吗?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另样红。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电影《空气人形》是部怎么电影,怎么评价它?

要说能把重口题材拍出小清新感觉的日本电影应该算是个中翘楚,优雅的变态这一挂很得霓虹国民众的青睐。《空气人形》这个译名是直译,换成天朝人民平常的说法其实就是充气娃娃,是的,你没有看错,就是很多吊丝男的『女朋友』。但是如果你以为这是一部颜色电影的话你就错了。电影里确实有部分未成年人不宜的镜头,但整部影片看完却让人怎么也无法与情欲联系到一起。甚至其中的主人公哦不对,女主角不是人,这不是骂人,她真的只是一个充气娃娃(我都不知道该用『她』还是『它』,为了避免纠结,下文都用『她』),一个不明原因有了『心』的类人充气娃娃。影片以她的视角观察人类,以她的立场、思维描述都市丛林里一个个身体『充实』而内心空虚的孤独灵魂,她——一个有了『心』的娃娃却试图却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只是人类的世界于她而言永远不可能是归宿。当电影结束时,留在观众心里的只有无法释放的无尽压抑。

当娃娃走出男人的小屋,到这个所有一切都充满新奇的世界游览,在一家影碟出租店被里面的男店员所吸引,她有了在人类世界的第一份也是唯一一分工作。虽然她一直反复告诉自己『只是人类解决性欲的替代品』,但有了『心』的之后不由自主的喜欢上了与店员粘在一起的感觉。『心』让她感受到开心、幸福也让她感受着难过和煎熬。『性欲的替代品』的认知让她还是每天回到买她的男人的小屋(虽然她完全可以不回去),『心』却让她每天在男人离开后就偷偷出门去到出租店与男店员相见。

至此,她的『性欲的替代品』身份认同与『心』开始冲突,她开始寻找新的认同感。身上人工制造留下的痕迹——拼合线,找到了化装品这个秘密武器来掩盖,娃娃尽力的把自己往『人类』方向上靠。在出租店里意外划伤手臂漏气暴露出娃娃不是人类的事实时,她痛苦绝望,但此时,男店员却在短暂的惊愕失神之后迅速的找来胶布替她修补身体,并直接为她人工吹气让娃娃又『活』了过来。当她以为男店员会嫌弃她是非人类时,店员却对她说『我和你一样』。娃娃以为自己找到了同类,并且这个『同类』好像也喜欢自己,于是回家男人家的娃娃开心的蹦起来,在屋里的空气中漂来漂去。有了爱人的娃娃遵从自己的『心』无法再完成『性欲的替代品』的使命,她躲在屋子的暗角里让男人找不到,任凭男人一遍遍的呼唤着『小望』的名字。

直到一天娃娃在暗角里听男人为『小望』唱着生日歌,跑出来看到了另一个充气娃娃,她知道自己被取代了连名字一起。小望——这是买她的男人前女友的名字,她从开始就是男人前女友的替代品。男人每天像对一个真人那样对她说话『我回来了』『今天小望也很漂亮』『你看那是XX星座』,与她穿上情侣装到户外像普通恋人那样约会,坐在公园的长椅把她的头轻轻靠在自己肩上。看到这里,让我有种错觉——如果男人知道她有了『心』变成了像真人一样应该会开心得跳起来吧。嗯,这种情节应该是骗小孩子的童话里才会有。当娃娃走到男人的面前,男人眼中没有半分的欢喜只有无尽的错愕。娃娃问男人是不是她可以是任何人。她问男人为什么不给她过生日,为什么又买了一个新娃娃。男人是满脸的不耐烦,问她可以不以做回普通的娃娃,没有『心』的那种。

是的,男人并不想要一个有『心』的娃娃,其实男人对女性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就只是需要一个任凭自己摆布的娃娃,『女子无才便是德』『三从四德』这些对女性洗脑式的理论就是其中代表。娃娃之前在不爱男人的基础上一直回到小屋尽自己的『义务』不也是很多『无爱婚姻』内女性的写照。

当娃娃明白自己并不是不可取代的事实后,她离开了男人的小屋,开始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来到她『出生』的地方——人形师的工作室,创造她的人形师问道『你能告诉我一件事吗?在这世界上你看到的每件事都是悲哀的吗?有没有,任何美好的事?』她点了点头。虽然有了『心』让她感受到了痛苦,可也是有了『心』才让她尝到爱的甜蜜,只是她终究与人类不同。

人类与娃娃的不同造就了结局的悲剧,『用你爱我的方式爱你』是可能就是伤害。店员在拯救被划破漏气的娃娃过程中也许是找到了自己是娃娃黑骑士的感觉,与娃娃在一起想做的事只是把她的气放掉再吹满,在娃娃一次次濒死又在自己吹气之后『活』过来的过程中得到满足。娃娃以为这是他爱自己的方式,一心爱着她的娃娃当然的也想『爱』他。切开了店员的肚子想找到他的吹气孔为他吹气,亲手结束了自己爱人的生命。

娃娃在公园与一个老人聊天,远处是林立的高楼,这个画面透着压迫人的孤独。电影用一个无稽甚至是荒诞的设定其实说的却还是人类之间的感情,只不过讲述的不仅仅只有爱情,看到更多的是都市丛林里孤独的人们。如果说有『心』无体的娃娃空的是身体,那么穿梭在街道上、楼群里暴食症的白领,每天念报纸犯罪新闻的妇女,整日围着孩子打转的中年父亲,每天用生鸡蛋泡饭的音像店老板,他们过着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生活,他们就是有体无心过着机器人般按部就班生活的是孤独人群。娃娃与人,不同的烦恼却是一样的孤独。

电影结局处,失去爱人的娃娃轻轻拉开曾经被划破的手臂一个小缝,放到自己有脸旁,在『生命』的最后贪心的感受着店员的气息。将自己丢弃在垃圾堆的娃娃做了一个梦——她终于可以吃下人类的食物,一群人包括买她的男人一起为她唱着生日歌为她庆生,她幸福的被眼神温柔的人们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