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 正文

古人的书籍文章和诗歌是通过哪些途径保存流传下来的? 从古到今书的演变过程

2022-01-27 14:34:25 44549 科学
从古到今书的演变过程

古人的书籍文章和诗歌是通过哪些途径保存流传下来的?

加v回答:

我以为有以下几个渠道:

一、作者在当时已经成为名人,其作品为社会所公认。史书或历史档案有所留存。象《左传》、《史记》、《论语》等,不仅自身得以流传,而且还传承了许多人的故事和作品。

二、名胜古迹题记刻碑所留存。有些古人游览名声古迹喜欢留字题诗。一些名人的墨宝还会被刻碑留存,这也是古诗名序得以流传的一条重要渠道。

三、各地的地方志所存。各地的地方志,一般都有"文艺志"。有些在某一地区、某一县小有名气的人的作品,在当时可能名不见经传,但在地方志中的"文艺志"中得以保留,并被后人发现传颂。

四、家谱和家人保存流传。有些文人雅士爱写爱书爱画,但不爱张扬。往往会把自己的作品,传给子孙保管。有的则被收录家谱并被传承下来。

(图片源自网络)

古代没有出版社,那些文学作品是如何流传于世的?

古代有图书出版机构。比如扫叶山房。

扫叶山房创始于明朝万历年间。创始人来自苏州洞庭的席氏家族。“扫叶”的意思源自古人说校书如扫落叶,随扫随落。

从明清到民国,这个出版机构刻印、出版的图书涵盖史学、文学、医书、文人笔记、通俗小说等。

席氏一开始是在苏州创业。到清末,席氏后人把扫叶山房发展到上海,以上海棋盘街北号为总店,另有四家分号。

清末民国初,扫叶山房开始采用西方传来的石印技术印行古籍。1952年,扫叶山房停业。

这个扫叶山房的创始人,是在购买到同时代藏书家、出版家毛晋(1599-1659)汲古阁大量书版的基础上开始家族事业的。

《水浒传》有个版本叫容与堂本。这个容与堂也是个书坊。

古代有民间的出版机构,同时也有官方的出版机构。比如大名鼎鼎的清代武英殿刻本古籍,这是皇家出版机构刊行的古籍。

古代诗人的诗作是如何流传下来的?

我们今天读到的每一首好的诗词,都是我们的幸运。那么古代的诗词是如何流传下来的呢?

第一,官方的搜集和编撰。

由于古代的印刷技术比较落后,所以几乎每个朝代官方都会组织大规模的编修活动。正是因为这些古人如此重视抄写和记录,才会有许许多多优秀的诗歌流传到现在。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编辑的工作,官方的搜集和编撰功不可没。

第二,诗板题诗。

中唐之后较为流行用诗板题诗,然后挂起来,供人阅读。除此之外,墙壁、山石、驿馆、寺庙、柱子上也都有众多诗词家的笔迹。

据记载,饶州干越亭上的题诗就有上百首。晚唐诗人张祜曾在全国各地几十座著名寺观里题过诗。

设立诗板的多是当地县令,寺观主人等。他们请过路的诗人留下诗篇,希望为本地或寺庙增光添彩。

第三,诗集。

诗人不一定都是穷困潦倒的,比如晏殊、纳兰容若等,就给自己出版诗集。以晏殊为例,生平著作相当丰富,计有文集一百四十卷,共收录三百八十一首。

除了这些诗人自己出版诗集,也总是有人会自发收录诗集、词集或者各种文集,这种办法非常有效,保留下来不少诗歌。

第四,口传。

诗词在古代都是用来唱的,经过口口相传,这些诗词就流传了下来。

在没印刷术甚至没纸的时代,古书是如何流传的?

听说过甲骨文没有?听说过竹简没有?听说过某某壁画没有?听说过……这就是古人将文化传承下来的方式。

甲骨文,一种在龟骨之类的材质上留下的象形文字。

竹简,将竹子削片,经过打眼、穿线、蒸煮等一系列操作,最后写下文字。

壁画,将要表述的事情,找石壁用文字或绘画等方式记录下来。

……

世界真奇妙,文化传承方法多种多样。

司马迁《史记》是如何传下来的?

司马迁是最杰出的史学家和文学家以及史学家,倾其一生,最终完成了史学巨著《史记》这部经典的作品,对后世影响深远。而这其中有许多曲折甚至悲惨的故事催人泪下。

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写道:

盖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

司马迁著述?史记?的过程,比起前面的这些大贤的经历更震撼人心!

我国古代的史官,经常是由学识渊博而又中正刚直的家族世袭传承,司马迁的祖上好几辈人一直都担任史官,家学渊源使他从小就读了不少书籍,二十岁后,又受业于当时的经学大师懂仲书和孔安国。渊博的学识,为他以后的著述奠定坚实基础。之后,司马迁游历祖国各地。这种有目的性的游览和考察,给后来编著?史记?打下了重要的基础。 后来司马迁继承父亲的职务,做了太史令。

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作做史官时,就有志编著一部通史,司马迁做史官后,更广泛地阅读和搜集更多的史料,继续完成父亲遗愿,编著史学巨著。

但是人生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好事多磨。公元前98年的时候,汉代名将李广的孙子李陵当时担任骑都尉,带着五千名步兵跟匈奴作战。但终因寡不敌众,又没援兵,最后只剩了四百多汉兵突围出来。李陵被匈奴逮住,投降了。 李陵投降匈奴的消息震动了朝廷。汉武帝非常震怒,把李陵的母亲和妻儿都下了监狱,并且召集大臣,要他们议一议李陵的罪行。 大臣们都谴责李陵不该贪生怕死。而司马迁却说:“李陵虽然打了败仗,可是杀了这么多的敌人,也可以向天下人交代了。李陵不肯马上去死,准有他的主意。他一定还想将功赎罪来报答皇上。” 汉武帝因为司马迁为李陵辩护,勃然大怒,就把司马迁下了监狱,交给廷尉审问,把司马迁定了罪,应该受腐刑(一种把男人变成太监的酷刑)。这种刑罚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奇耻大辱。司马迁拿不出钱赎罪,只好受了刑罚,他曾经多次想自杀。但他想到自己将负家族的使命和父亲的重托,不能死。编著?史记?远比个人的生命和名誉重要,他要忍辱负重,要完成我国古代最伟大的历 史著作。

他含羞忍辱地活着,就是为了完成?史记?。他把从传说中的黄帝时代,一直到汉武帝太始二年(公元前95年)为止的这段时期的历史,编写成一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字的巨大著作《史记》。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被列为“二十四史”之首,其首创的纪传体编史方法为后来历代“正史”所传承。

《史记》既是一部伟大的历史著作,又是一部杰出的文学著作,对后世具有极其深远的影响。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古代诗词是如何流传至今的?

中国古代诗词是怎样流传下来的,这得要先说它是通过什么渠道发表和流传的,如果没有发表就根本谈不上流传和传承。其实,中国古代诗词的发表和流传主要的经过是这样的:其一,呈示和寄赠。这是古代诗人普遍采用的方式。如李白的诗《赠汪伦》、《沙丘城下寄杜甫》。有些诗虽不以“寄”、“赠”为题,但也是赠送给别人的。有时诗人还直接把自己的新作向友人吟诵。其二是投谒名流。古代许多举子文士为了获得声誉,顺利及第,就把自己得意之作献给当时名流,以便广为流传,这便是所谓“行卷”的方式。如朱庆余《闺意献张水部》诗就是献给当时闻名诗人张籍的。其三就是即席赋咏。如大历年间卢纶、韩翃、李端等所谓“十才子”,常奔走于王公贵戚的宴席上赋咏酬答。李商隐《七月二十九崇让宅宴作》也是即席赋咏之作。其四,墙壁题诗。驿馆、驿亭、寺观等公共场所的墙、柱、名胜古迹、渡口、酒店、名山大川都是古代诗人题诗的好地方。如晚唐诗人张祜曾在全国各地几十座著名寺观里题过诗。其五,“诗板”题诗。设立“诗板”的多是当地县令、寺观主人等,他们请路过的著名诗人留下诗篇,然后挂起来并大加宣扬,其目的是为本地、本寺观增光添彩。更有趣的是道士诗人唐球把自己写的许多诗装进一个大瓢里,放入河溪,以便让更多的人得到他的诗。深禁宫中的宫女们还在红叶上题诗,随御沟流水传出禁宫,抒发她们的苦闷。综上所述,我国古代诗词得以流传,跟以上作法是分不开的。

为什么古代有史书这种东西但还是不能把一些技术流传下来比如素纱襌衣?

古代技术大多是家传、传男不传女、传长不传幼这样的限定,这种限定在古代虽然是一种保护专利的方式,但也会出现失传的风险。谁能保证那些个古代高级技术的传承人不出现个什么意外呢?谁又能保证一代一人这样传下去中途不会出现误传或者错误理解的问题呢?这些问题都可能导致技术失传,如秘色瓷、越王勾践剑的锻造法、麻沸散、象牙席等等。

失传原因一、门户之见,乱世烧书

史书受限于体裁、篇幅,不可能面面俱到的,尤其是早期使用竹简的时候,书简几乎和现在的传家宝一样,再加上古代文化普及度低,所以书就只是写给少数人看的,这少数人就是皇族、贵族、士族,这三个群体最关心的是什么?是权利、财富,他们或许会关注技术,但觉不是科研精神,而是把技术当做创造财富的工具,无论什么时候,高端的技术都是等同于财富的。有多少人会把财富拱手想让,就像现在美国川普,别说让他把F35战斗的技术公开,就是让他多发一些NASA的研究数据,他都不乐意,当然这不仅仅是川普,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这就是“科学技术成功”、“专利”,所以不可能大家全都知道。既然不是大家都流传的,史书从哪里去记呢?

再加上古代动不动的发生文化灾难,如秦始皇焚书坑儒、赤眉入关焚烧长安、董卓迁都长安烧洛阳、项羽烧阿房宫,这些还只是大型的著名的事件,历来战乱中经常出现打砸抢烧的事情,不知道多少古籍技术被烧毁。

失传原因二:市场价值,入行门槛高

就如前文提到的秘色瓷,诞生的原因我们不必追究,失传的原因可能也是门户之见,但我们可以想到的是即便是秘色瓷失传,也不会对当时的瓷器市场造成影响,其实或许秘色瓷消失之初如果有内行人可以去研究、追访,或许是可能将这种技术重现人间,但正是因为不会有太多的影响,所以其他的瓷器可以迅速的淹没秘色瓷消失出现的市场空洞。它在的时候就是它市场价值最高的时候,它消失的初期,或许还不足转入古董行业提升价值,到它消失的越久了,想再恢复就已经很难了。

这个入行门槛高也并不单指要求有多高,还有的是脏的、累的、苦的,这些在古代可能是吃饭的行业,但随着生产力的提高,替代品的出现,就可能使得相关的技术失去优势。钢铁铁取代铜成为常用的金属后,很多关于铜这个产业的技术就会慢慢的消失。比如纸取代竹简后,很多竹简相关的技术就会淘汰,因为这些用品的替代物的门槛提升了,原来的技术就失去了优势。素纱襌衣也正是这类的,即便在古代估计都是相当先进的技术,但它影响不了到那时候服装产业,所以显得很鸡肋,要把技术公开了,估计当时的发明这也舍不得,不公开传给后人,如果碰到市侩一些的,会觉得这种受众小,经济效益估计很差的技术传下来有什么用呢?

总结、如果件件都算,那传承的太多了

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生产技术数之不尽,要想每一件都传下来是不可能的。所以能流传下来的都是和生存、生活、生产息息相关的技术,这些相关的技术其实传下来的已经不少了。如《考工记》、《天工开物》、《梦溪笔谈》、《齐民要术》、《农政要书》、《东京梦华录》等。这些书籍记录了古代大量的技术,也可以看出失传的大多是汉以前的或者是极其高端复杂的工艺。这和宋代发达的史学是密不可分的,史学家评论“中国史学,莫盛于宋”,可惜后来的元朝不怎么重视这一块,加上明朝的《永乐大典》失传,有导致很多的文学、工艺技术失传,有的是仅仅提及几行字,完全没办法复制出来,要知道现在写一个关于做肥皂的技术文档估计都得几十页,所以有的是传下来了,但因为没有了精髓,仅仅靠记载也是无法复制的。


※※※※※END※※※※※

古代著名诗词人众多,那么他们都是如何作诗并流传出去的呢?

古代诗人作诗,靠的是自身写诗的天分和后天的不懈努力,写诗靠的是代代的传承,以及诗歌的创新。远古的人民,在劳动中渐渐地创作了一些歌曲,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等,来打发生活的无聊,提高生活的兴致。

随着时间的发展,就有了歌功颂德的作品,比如《诗经》中的《颂》,就属于庙堂学问,专门用来歌颂国王的,比如商汤,武丁,周文王,周武王等,写诗可以得到君主的表扬,提高自己的地位。

俗话说“愤怒出诗人”,比如屈原所创立的《楚辞》文体,大多数是用来发牢骚的,或者写情,托物言志等。屈原满腔悲愤无处释放,化成了不朽的大型史诗《离骚》,“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道路是曲折的,一切还得从长计议。

到了建安文学,就很有风骨了。魏晋南北朝的诗歌,成为了贵族诗歌,多是由名士所写。到了唐诗宋词,诗词就达到最高峰了。至于人们如何创作诗词,大体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随性而发的诗词,另一种是“闭门觅句陈无己”,完全是凭空想象,闭门造车形成的。无论是哪一种,都可以写出好诗来。

至于诗词如何流传出去,大体有三种方法,第一是名人的提掖和宣传,比如李白靠前辈贺知章宣扬,而名声大臊;第二种是自我的推销,类似于在大街上发传单,比如陈子昂砸琴的营销手段;第三种是青楼的传播,这是最主要的一种途径,传播快而且传唱甚广,比如柳永所写的词全靠青楼女子们来传播。

古代的诗词就相当于当代的流行歌曲,家家户户,凡夫俗子都会吟唱,诗词由于文辞精美,能够抒发情致,在民间具有巨大的生命力。直至今天,古诗词依旧很受世人的喜爱。写出来好的诗词,传承优秀的传统文化,并将其传播出去,同样是当代人的使命。

感谢各位老师的阅读,欢迎大家评论交流,我是层城鹓雏,一个古诗词爱好者,喜欢诗词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我。

古代流传下来的书籍很多,为什么却没听说过菜谱呢?

谢谢友友邀请!

在我看来,古人流传下来的食谱,也不会叫得这么直接,而真正会做菜的,都是劳动人民,识字不多,要详细记录秘方,也不容易。

能写得多为食客,而能吃的、能品的,又多半眼高手低,故而流传下的书籍会少,不过,不是没有。

下面介绍几本书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深入查一下。

1.《食经》,这本书传说是魏晋南北朝时期一个叫崔浩的人写的,之所以是传说,是因为这本书全本并没有流传下来,只在各种流传至今的古籍中,偶然录入到几个方子,合成了大概有30-40个的菜谱,但也只是全书的一个部分而已。

2.《调鼎集》

3.《易牙遗意》

4.《闲情偶寄》

5.《随园食单》

6.《食珍录》

7.《醒园录》

这些书名这么雅致,谁会联想到菜谱哦?

另外就是一些药膳,古人中医发达,有钱人也注重养生,这一类书,流传下来,就会多一些了。毕竟,医生的文化程度也会高很多,流传下来的几率也会高很多。

比如:《饮膳正要》、《千金方》、《滇南本草》等等。

当然,我国的饮食文化一直在与时俱进,后辈在继承前人精粹的同时,一直在精益求精,故而,即便流传下来不多,也不影响我们饮食文化的源远流长。

不然,为何有“民以食为天”这句话呢?

再次感恩友友邀请!

古人写了诗词在哪里发表?又是怎样流传下来的?

从流传下来的作品看,这些作品大都是一些有一定的官职、地位的人的作品,土秀才、平民百姓的作品极少。有官职的发表方式大都在官场交流,有的专人抄送、传看,也有要看的。写得好的,由国家专门机构收集。下层文人的作品互相传看、口头流传,时间长了就失传了。就是好的文章,后人也看不到了!老白姓

流传下来的只能是一些口头歌谣。

为什么《史记》能流传下来?

《史记》能流传至今,当为民族幸事,国之幸事。130篇,52万多字,成书于2000年前,向前记载3000年;纪、表、书、世、传,竭力描绘全貌,还有哪部中国文献能比?又有哪部别国存世的史书能比?

无《史记》,你我者能知两千年前之中国,难矣。也别吹有几千年的历史,仅剩的那点儿鸡毛蒜皮的信息,想当说古论今的谈资都不够。宋代书生说:“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其实,世若无史迁,古事多茫然。

《史记》能流传至今,有某种偶然性;但也有必然性。无论如何,别把这个功劳记载汉代皇家头上,从汉武帝开始,他们对《史记》没做什么好事。在汉朝的一个个皇帝眼里,包括亲信,司马迁是个大大的“刺头”,不说欲对其置之死地而后快,也是彻底不待见。 这从《史记》阙失的《景帝本纪》、《武帝本纪》、《将相年表》、《三王世家》等篇章,即可得知——哪去了,无非是被朝廷查禁销毁了呗。

《史记》得以流传,一是避过了汉皇室的第一波打压。再往后,西汉衰微,顾不上这事儿了。

第二,《史记》不论从史学还是从文学上,太过伟大,光芒无限,又与以后的帝王们没有了直接臧否的关系,皇帝老儿也懒得再管。

第三,《史记》的流传,主要得益于民间,这不得不必须称赞和感谢中国历代真正史家和文人自古即存的良心和操守了。

司马迁祖上世为史官,他自己说,可以追溯到颛顼时代,这应该不是吹牛。周初,族里有人担任了司马的官职,才以此赐姓。父亲司马谈,任汉武帝廷中太史令。后由司马迁继之。

公元前104年,司马迁42岁,开始写作《史记》。但五年后,因就兵败匈奴的李陵说了几句开脱的话,惹得汉武帝大怒,将其下“蚕室”,受“腐刑”。

受此奇耻大辱,司马迁不是没想到死,但终于决心“就极刑而无愠色”,“隐忍苟活”以成宏愿,前93年,写就《史记》。

自此后,司马迁事迹便不可考。据推测,当没于武帝末年。不可考,恰恰极符合他的志向和性格。

必须要说的是,正如吕思勉先生所言:“谈、迁有作,乃其私家之业,而非当官之职也。”——司马迁写《史记》绝非奉旨书之,而是久远的史家传统而为。因此,他才能经古纬今、纵横捭阖;直抒胸臆、挥斥方遒。

《汉书.艺文志》曾收录司马迁的另外八篇著述,现仅存《悲士不遇赋》和《报任安书》。这两篇短文,亦可见他桀骜不驯的心志和鲲鹏万里的写作初衷。《报任安书》云——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或重或轻,要看自己如何取向了。

又云:“亦欲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这是他作《史记》之初衷。

还云:“仆诚以著此书,藏之名山,传之其人,通邑大都,则仆偿前辱之责,虽万被戮,岂有悔哉!然此可为智者道,难为俗人言也!”——丝毫没有将《史记》献于殿前,邀以功赏的念头,而只为留给后世的智者。

有如此理想和骨气的史家和文人,史上能有几人? (司马迁外孙杨恽)

《史记》原名《太史公书》。显然,如司马迁自己所说,欲将此书藏之名山,传之其人,所以,相当长时间内,并不为外界更多人所知。

汉宣帝时,也就是《史记》成书约50年后,司马迁当已辞世,他的外孙杨恽将《太史公书》宣布于世。杨恽的母亲是司马迁之女;父亲杨敞,霍光把控朝政时曾任承相。《汉书》说,杨恽“祖述其书”。这个说法,不知道是不是指像汉代今文经学那样靠口耳相传,讲述《太史公书》。《六经》毕竟字数有限,这部52万多字的著作,完全靠背诵,也太难以置信。不久,杨恽被宣帝所杀。

据三国时魏国张晏说,《太史公书》面世不久,即有十篇亡失。这些篇目是——《景帝本纪》、《武帝本纪》、《礼书》、《乐书》、《兵书(律书)》、汉兴以来将相年表、日者传、三王世家、龟策列传、傅靳列传等。

十篇失踪的原因不详,杨恽又已不在。汉元帝至成帝之间,博士褚少孙补写了阙失的篇章。

即使到了东汉,《太史公书》依然命运多舛。班彪、班固等一干人指责,说司马迁“是非颇谬于圣人:论大道则先黄老而后六经,序游侠则退处士而进奸雄,述货殖则崇势力而羞贫贱”,云云。还有人给皇帝打小报告——上条陈,指斥司马迁悖谬史实。

如此等等,一定是起了作用的。《后汉书》本传云:“受诏删太史公书为十余万言。”——只剩下了原书的五分之一。《华阳国志.先贤仕女总赞》说:“明帝时,与班固、贾逵并为校书郎,删太史公书为十余万言。”

好在是,此书已光散民间。 南朝,裴骃作《集解》。唐代,司马贞著《索引》;张守节写《正义》。北宋时,以上三部注释被列为一编,附于书中。

《太史公书》改名为《史记》,自《隋书》。其《经籍志》中首列“史部”,以《史记》为首,并首次使用《史记》一名。此后,遂成定名。 现存版本中,南宋黄善夫家塾刻本,被公认为是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