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业培训> 正文

著名弹词演员、名家薛惠君的人生经历是怎样的? 盛小云

2022-05-20 02:25:46 14724 职业培训
盛小云

著名弹词演员、名家薛惠君的人生经历是怎样的?

薛惠君先生,弹词名家、有名评弹演员、上海评弹团演员,“薛调”传人,丈夫是汪庆正先生,弹词女琶王,出身在苏州评弹世家,是评弹名家薛筱卿先生的千金,其父薛筱卿是“薛派”创始人,薛惠君老师一九三七年出生在苏州,一九五一年年满十四岁以后,随同父亲学习评弹,一九六二年,参加上海评弹团赴港演出,一九七九年再次赴香港演出,一九八零年受到陈云同志接见,九十年代初辅导小学生评弹,一九九三年退休。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出自于唐白居易的《琵琶行》,听了薛惠君的弹奏,让人重又回到了浔阳江边,与当年的青州司马把酒言欢。在评弹界提起琵琶弹奏,便有“男有张鉴国,女有薛惠君”之称。的确,薛惠君的琵琶弹奏艺术是她几十年来的心血结晶。她父亲说“熟能生巧”,你自己转化以后,这时候弹出来的旋律是活的,活了就是说用不着千篇一律,今天你唱这句,我也是这个过门,明天你唱这句,我托你的时候,仍旧是这个过门,这样用不着,你可以千变万化,每次弹得不同,她也是蛮稀奇的,觉得弹琵琶是件蛮开心的事情,那时练琵琶练了很多时间,练到后来,真的会喜欢上这个琵琶自己弹,从不好听弹到好听,自己感觉蛮好听,特别是把耳朵贴在琵琶上,听声音,怎么这么好听,有共鸣音的,会自己越弹越欢喜。

作为薛筱卿的女儿,薛惠君当初学评弹并不是如别人所想,出于秉承父业的目的,14岁的她之所以抱去琵琶,是源于对评弹的爱好和对父亲为人的敬仰。她的父亲薛筱卿他也是很小时就学评弹,他的先生是魏珏卿,她父亲他的说十分爽利,清清爽爽,不是像以前有些人,好像朗起了书调头说书,或者有些江湖习气,他一点也没有,很新颖。因而会轰动一时,成为一个名家,是不容易的,他的乐器也是如此。乐器他弹了许多过门,都是很新式的,弹得又好听,本来弹琵琶总是上把和中把多,第三把不大起的,但是他就是放到第三把,第三把弹得很活,上上下下,用了各种手法,捺、洒`滚,这种各式各样的手法都用了上去,所以弹出的声音真正好听,而且弹起琵琶的手势也十分好看。薛惠君小时候学的时候就看她爸爸,她就觉得父亲坐在台上,人恭恭正正,弹起琵琶来就是这样正正气气,他爱好倒也蛮广泛的,说的书倒是文质彬彬,但踢足球什么的他都会的,还有唱京戏,踢足球他们说他踢得蛮猛的,京剧他唱的是花旦,唱的是谁的流派,是程砚秋,他喜欢程派的。曾在义演时反串演出,演出京剧。

二十世纪二十至五十年代,是评弹发展的鼎盛期,擅说《珍珠塔》的沈俭安、薛筱卿双档,在书坛上赢得了“塔王”的美誉,作为薛筱卿的女儿,薛惠君对《珍珠塔》有着特殊的感情,她学,主要是学爸爸的《珍珠塔》,《珍珠塔》是她父亲的那时叫出科书,他学的是《珍珠塔》,于是她也学《珍珠塔》,《珍珠塔》的书的确是蛮好的,根底非常好,唱词也非常好,她也蛮喜欢的。学习《珍珠塔》以后,觉得也会使一个人提高一点文化,修养方面都会不同一点,素质方面也会好一点,她觉得,书也能够对一个人有帮助,一个人也能够对书有一种提高,这是相辅相成的。

说了这个书以后,的确觉得做人要做得厚道一点,一个人气量要大一点,厚道点,对人好一点,对人宽,对己严,这句话是不错的。一曲《珍珠塔》不仅寄托了女儿对父亲的最真诚的怀念,更是诉说了薛惠君自己的理想,虽然作为女性她未能在唱腔上真正的继承父亲的衣钵,但是她确实对父亲的代表作《珍珠塔》的创作做出了独特的贡献。在琵琶伴奏上,薛惠君更是不断地融入进新的东西,以至于有人称它为“评弹界女琶王”,而这份对《珍珠塔》的特殊情感与其初次登台不无关系。

那时,他们就提出让她也上台,她刚巧学了一年,他们说你上台试试看,那么上台弹什么乐器,弹琵琶的话变成一个弦子两个琵琶,声音很噪,那么沈薛双档他们这对乐器真是好听,这对乐器好听得不得了,那时候无线电开出来,总是就听见他们的节目,就听见他们的乐器,在三十年代到40年代之间,他们是一种代表,那么不弹琵琶弹什么呢,后来他们建议弹一只秦琴吧,因为秦琴比较随和,镶在里面,于是马上到乐器店里买了秦琴回来,他们一教她,教了她,她就练了几个月,那么就上台,上台就和他们拼三个档,三个档,她就坐在中间,当中她弹秦琴,秦琴不要弹得太响,弹得柔和点。对他们乐器来说是不影响的,仍旧蛮好听的,那么听客也觉得这倒也别有风味,蛮好听的,于是就这么三个档,她是弹秦琴的。

原创不易,转载请注明源于atasehirinsaat.com网~~